肖肖肖er

【桃林】分手

  说心里话,分手后的日子其实比陶阳想象的还要难熬那么一点。

  从前的回忆像一把顿刀子,一下下割在心口上,虽不致死,却疼痛难忍。待在这间和郭麒麟共同生活过那么多年的房子里,到处都是曾经的一点一滴。影碟架上的影碟是他和郭麒麟共同挑选的,以前他们总会在周末的晚上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郭麒麟是个止不住的碎嘴子,总喜欢边看边剧透,任陶阳怎么说都不管用;阳台里的几盆绿植是郭麒麟在花市买的,说是要增加生活情趣,却总是忘记给它们浇水,还是陶阳平时的几杯剩茶水,让它们得以存活;冰箱里剩下的酸奶是郭麒麟最喜欢的口味,衣柜里被落下的黑白格子围巾是郭麒麟最常用的那一条。

  郭麒麟,郭麒麟。郭麒麟的名字就像是一张密实的大网,笼在这个屋子的上方,笼在陶阳的心上,让人透不过气,却又舍不得挣脱。

  是不爱了吗?不,怎么会不爱了呢,以前爱,现在爱,以后也会一直爱下去。可是他们怎么就分手了呢,陶阳忍不住问自己。他们两个是从小长到大的情分,在一个床上都不知道睡了多少年,基本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些个时候都有彼此在身边。郭麒麟退学后,是陶阳在他的身边一日日的陪他背枯燥乏味的基本功;陶阳倒仓时,是郭麒麟搂着他一遍遍的安慰,给他信心。这几年,两人也是一起见证了彼此的事业越来越成功。这十几年,落魄时是他,辉煌时是他,却未能走到最后,当真时也命也。

  其实陶阳心里明镜一样,这越来越成功的事业,恰恰正是他和郭麒麟之间的问题所在。“没时间”是个听起来简单却足够致命的问题。这两年陶阳的嗓子状态越发的好,昔日的京剧神童再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只是换成了麒麟剧社台柱子的身份。当初郭爸为什么成立剧社,陶阳心里一清二楚,就为了这个,他也半点不能懈怠。而郭麒麟那边呢,更是春风得意,不仅相声,在影视方面也算小有成就。估计长此以往,没准真能让他拿个影帝下来。

  可就是这样,二人能对上的空闲时间少之又少,郭麒麟经常一连几个月驻扎在剧组,陶阳也是一颗心都扑在了戏上。有时好不容易见上了一面,却连对方的近况的一无所知。拥抱,亲吻,做爱,然后就是一夜的沉默。

  所以当郭麒麟提出要先搬出去,给彼此一段思考时间的时候,陶阳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只是郭麒麟那时的神情深深地镌刻在了陶阳的心里,让他久久不能忘怀“阿陶,我们怎么就成了这样呢?”他的眼睛仿佛在质问自己。是啊,我们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都是我的命。

  晚上陶阳下了戏,回到后台卸妆,刚才这出戏是年前的最后一场,封箱之后就会有一个多月的假期。来之不易的空闲时间,身边却没有了共度的人,陶阳把手中的热毛巾盖在脸上,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正想着,耳边突然响起了越来越近的几声脚步声,然后未等陶阳反应过来,一双手便伸了过来,拿过陶阳手中的热毛巾,轻轻的替他擦起脸来。

  “大林,你……你怎么来了?”陶阳看清来人后吃了一惊,郭麒麟穿着黑色的外套,围着一条浅色的羊毛围巾,脸上淡淡的,没什么表情,却比几个月前连轴转的那段时间起色好了许多。

  “我要是不来你是打算一辈子不见我了吗?”郭麒麟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回答,手里的动作却轻柔无比“我说要先冷静下,可没说要和你分手啊,我不主动联系你,你还真给我来老死不相往来那一套啊?听说你还有点抑郁寡欢,你丫有病吧陶阳?”看着被湿毛巾一点点擦净油彩露出的干净脸庞,郭麒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放缓语气继续说道“阿陶,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就连我爸都同意我们了,我怎么会舍得和你分手呢。我太爱你了,你是我的命。”

  两个男人谈恋爱,很少把情爱和甜言蜜语挂在嘴边,郭麒麟突然的一记直球式告白沉沉的砸在了陶阳的心上,让他又惊又喜的有些手足无措,只好伸出手臂紧紧的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在他的额头前落下一个个饱含深情的轻吻“没什么比你更重要了,京剧也好,事业也罢,没了你我就什么都不要了。我以后会努力不让自己那么忙的,我们和好吧。”

  郭麒麟把头靠在陶阳的颈边,点了点头,回抱了过去。其实他也把年后的新戏都推了,尝试了一溜十三招,他还是想回归本真,好好的当一个相声演员,继承传统。况且趁着陶老师封箱后的假期,他们可以出国去度一个小小的蜜月。

  在麒麟剧社的后台,有两个人交换了一个久别重逢的亲吻。

————————————————————————
   这是一个本来要be结果被掰回来的故事。
 
   喜欢的小天使点个关注呗❤

【method】方法派演技

  “李宰夏,你到底要这样到什么时候呢?”又一次歇斯底里的争吵后,熙媛终于彻底冷静了下来,像是全身脱了力一般瘫坐在沙发上,喃喃道“那场话剧已经结束了,你们之间也应该结束了。你想怎么做呢?你想要我怎么做呢,我该怎么做我的宰夏才能变得和从前一样呢?”她的语气十分轻,轻的像是在空中漂浮的柳絮。

  “熙媛……对不起……”李宰夏看着她泛红的眼眶和憔悴的面庞,第一次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无论做些什么,都已经回不去了,从他爱上英佑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就已经结束了。“我们还是……”分手吧。

  他没说完那句话,可熙媛却看出了他的欲言又止,自嘲的笑了笑,她说到“你是要和我说分手吗?从公演结束后那么多天,我可终于等到这句话了,我还以为你要一直做个懦夫不敢开口呢。”她顿了顿,眼神突然变得有些犀利起来“和我分手之后呢,你要做什么?去找金英佑让他和你在一起吗?李宰夏,你太蠢了,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我一样给你第二次机会的。‘全都是演技’这句话是你亲口说的吧?”满意的看见宰夏脸色一变,她继续道“你以为是因为我才让你们两个分开的吗?你错了。是你自己亲手推开的他。”

  是你自己亲手推开的他。这么多年的共同生活,让熙媛确实了解宰夏,她很明白这个人的软肋在哪里。这句话就像一把利刃直直的捅进宰夏的心里,让他鲜血淋漓的心脏更是疼痛难忍。

  熙媛收拾完行李,拉着箱子走到了宰夏的面前,她给自己重新画了个精致的妆,显得气色好了许多,又重新变回了那个美丽优雅的女画家。“我付出了这么多年的青春做代价,让我看清了你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想要的不敢开口争取,想舍弃的也不敢开口去说,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李宰夏,你根本配不上我。”她垂眼看着坐在地摊上的宰夏,勾起了嘴角“也未必配得上金英佑。”

  说罢,她最后看了一眼这间居住了许多年,拥有无数回忆的房子,然后毫不留恋的拉着行李箱掉头走了。

  关门的声音干脆利落,像是一把锋利的剪刀一下子剪断了许久的故事。李宰夏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熙媛从来不曾做过任何错事,反而是自己爱上了别人,毁了那个曾向她许诺过的美好未来。

  那个别人,就是英佑。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他生活中的意外。一个年轻好看,有天赋,注定要拥有无数人喜爱的孩子。宰夏至今仍清晰的记得和英佑在一起时的一点一滴,记得英佑那双笑起来便弯弯的,十分明亮的眼睛;记得英佑因受伤而贴上了纱布的细白手腕,;记得自己在吻他时他嘴角欲拒还迎的轻笑。可同时,他也记得英佑因听到自己那段绝情的话时而震惊的惨白面庞,记得最后那场公演时英佑面无表情的冷淡疏离。

  英佑啊,英佑。只要一闭上眼睛,宰夏的脑海里便都是英佑的身影,像是一张细密的大网,让人无处可逃。

  宰夏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他迫切的想听到英佑的声音。哪怕是冷漠的,哪怕是责骂,他也通通都不在乎,只要那个声音属于英佑就好。他从茶几上拿过手机,按出了那个谙熟于心的号码。

  忙音响了好久一会才被人接起,英佑清亮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您好,我是英佑。”英佑那边吵吵闹闹的,还有巨大的背景音乐声,应该是在一个音乐活动的现场。宰夏突然想起自从公演结束后自己就换了手机号,所以英佑并不知道给他打这通电话的人是谁。是因为这个才能毫无芥蒂的接听吗?宰夏暗想,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直到听筒中又传来几声英佑不明所以的询问,才开口有些磕磕巴巴的回道“英佑,是……是我。”

  对面英佑的声音一下子就消失了,渐渐的,嘈杂的音乐声也越来越小了,应该是英佑去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您好,前辈。”

  “英佑最近过得还好吗?”

  听宰夏用有些尴尬的语气和自己说些不痛不痒的话,英佑在那边不住的的嗤笑了一声“托您的福,我最近是真的过得还不错。”

  “是吗,那就好。”宰夏干巴巴的回了一句。

  “前辈,我一点都不傻,那次采访时您说的话我都记得,后来的态度我也看在眼里,而且从公演结束后您就再没联系过我了,所以按我的理解方式我们之间就结束了。我不知道您现在给我打这通电话是什么意思,当然,也并不重要了。”英佑的声音轻轻的,十分平静,像是他此时在说的话和自己本人没有半分关系一样“我向来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既然想放下了,就再没有回头的道理。”

  英佑那边传来了经纪人叫他名字的声音,说是要准备一下就快要登台了,英佑应了一声,放低了声音继续说“我一会有个音乐现场的直播,您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我挂了,祝您和熙媛姐姐幸福。”

  “我……”已经和熙媛分手了。宰夏这句话还没说出来,就听到了电话挂断后的忙音。

  宰夏突然又有些后悔打这通电话了,英佑陌生的语气比熙媛的嘲讽更让他心如刀割。

  宰夏打开了电视机,调到了那个英佑说的音乐现场直播的频道,刚好赶上了英佑登台,他比之前的时候更瘦了一点,但是看上去精神不错,神情温柔又平和,和以前那个刚见面时候的小刺猬性格截然不同。“昏暗的房间里,我独自闭上眼,不知觉的在想着谁……”他唱的正是那次独处时给宰夏唱过的歌,不过和那时的暗藏深情不同,这次的歌声更像是英佑在描述一个属于别人的故事。

  一曲终了,主持人鼓着掌走上台和英佑对话“我们英佑最近就是大势啊,不仅有好听的歌曲,前段时间的话剧也取得了很大的好评不是吗,我们英佑有什么想要对大家说的吗?”

  英佑可爱的笑了笑,接过了主持人手中的话筒“很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粉丝们,感谢我身边的工作人员,没有你们的支持和肯定,我不会取得现在的成绩。”他顿了一下,继续说“也感谢前段时间和我一起合作话剧的每一次,导演,编剧,场务人员……当然,最要感谢的就是李宰夏前辈。谢谢前辈教给了我什么才是真正的方法派演技,给我的人生上了宝贵的一课,我以后也会更加努力的,成为让大家骄傲的演员金英佑。”

  之后主持人又对英佑说了些什么宰夏已经听不见了,英佑的那句“方法派演技”一直在他的耳边回响。原来那时的英佑就是这种感觉吗,自己所珍视的感情被对方用一句轻飘飘的演技就带过去了,一定很痛吧。

  那就希望英佑向他所说的那样,越来越优秀,得到更多的喜爱,让所有人都替他骄傲,千万千万不要再遇到一个像自己这样的混蛋前辈了。宰夏苦笑关上了电视。

  一切都彻底结束了。

  

【桃林】救赎

  陶阳从来都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幼时“京剧神童”的称号,给他带来了无数人的喜爱支持与掌声,却也带来过一段黑暗绝望的经历,披着慈师外表的野兽曾让他一度痛苦绝望无可脱身。总有人羡慕他年少成名,达到了许多人一生都无法匹及的高度,却不知道是怎样的童年才造就出了今天这个处事波澜不惊的陶阳。

  一生中最值得庆幸的事就是认识了可谓恩师慈父的郭爸,这位长辈不把自己当成获取利益的工具,不把他当成百依百顺的提线木偶,纯粹的欣赏与善意让陶阳孤独的灵魂终于得到了共鸣。

  在郭爸家里住的那段日子是陶阳已很久不曾感受到的温暖与安心,和他住在一起的干哥哥郭麒麟会细心的照顾自己因在新环境而产生的小情绪,会给自己分享他的每一件零食玩具,会在每个因噩梦而惊醒的夜晚摸摸自己的头顶轻声安慰。一桩桩一件件琐事,像流水一样流淌在陶阳的心里,印刻在他的骨里。

  那是他一生中最美好重要的时光,那是他一生最珍视重要的人。

  陶阳喜欢郭麒麟,喜欢的刻骨铭心,无论是少时任谁都能看出的不加修饰,还是现如今成熟之后的暗藏心底不露声色,都一直不曾改变,从未减少半分。

  “我们是什么关系啊?”

  “配偶。”

  陶阳长大后喜欢用不动声色的玩笑来宣告自己的主权,多少次热切和占有都在眼里心里燃烧,想抱紧他,把他拆吃入腹,融入骨血,想让他只属于自己。

  然而郭麒麟是个善良温和的人,父亲的徒弟们于他而言都是陪他长大的师兄弟们,他有着宽广的胸襟和温柔细心的性格,他会毫无偏差的爱着每个人,无一例外。因为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从小父亲教给他的,就是分享。

  而陶阳想要的,是独占。想要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身影,想要他只对自己露出好看的温暖的笑容,想要关于他的一切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了解,想要他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假如喜欢你是一种病,那我早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医。

  郭麒麟从来都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十五岁的时候顶着巨大的压力毅然退学说了相声,他骨子里有着传承于父亲的执着和不服输。而和大多数人所想像的不同,郭麒麟在成长阶段并不是个顺风顺水的星二代,只会在父亲的光环与庇佑下吃喝玩乐。恰恰相反,他是在无数的质疑与否定中长大的。

  “因为你是郭德纲的儿子。”所以别人容不得你有一丝一毫的差错,所以你的所有努力和成就都被看作理所当然,所以你要用宽容平和的态度接受父亲把更多的心血放到他人身上。一切的一切,归根结底,只因为你不能给父亲丢脸。

  就在所有人都在心里不言而喻的有这个想法时,陶阳在郭麒麟的生活中出现了。和其他所有的人都不一样,对于陶阳而言,他首先是郭麒麟自己,然后才是郭老师的儿子。在这个干弟弟面前,他可以放下绷紧的外壳,不顾形象的偷懒撒娇。因为他知道陶阳会接受自己身上的一切,正如自己接受了所有命运的安排。不同的是,后者实属无奈,而前者,却单纯的出于情爱。

  陶阳对于郭麒麟来说,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存在,他也许不会说,不会表现出来,可在心里属于对方的那个位置从来就不曾空缺。对陶阳而言,郭麒麟是他黑暗经历后的一束光,可对郭麒麟而言,陶阳又何尝不是把他拉出深渊的一双手呢。

  情感从来就不是一人的无偿奉献,我们一直是彼此不可或缺的救赎。

【桃林】减肥(下)

  本以为这次郭麒麟说的减肥也只是和之前一样的一时兴起,坚持不了多了。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一回他竟然格外的认真,且先不说把每次演出后的夜宵和聚餐都推掉了,就算实在推不了的,也只是坐在旁边萝卜白菜的啃,对于师兄弟各种的大鱼大肉的诱惑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却不为所动,看上去像个可怜兮兮的小兔子。

  陶阳见他这样子,心里半是好笑半是心疼。其实自己小的时候也是个圆滚滚的肉丸子,只不过到了青春期开始长个后自然而然的就瘦下来了,也再没长过什么肉。对于郭麒麟这种凭实力圆起来的案例实在提供不了什么帮助。只是见他成天这样饿着自己也觉得实在不是个事。

  “你这想要减肥光节食可不行啊,再给饿出事来。运动量也得跟上啊。”又一次聚餐期间,陶阳看见一脸菜色的郭麒麟坐在角落自己一个人吃青菜,忍不住走上前说。

  “我这几天每天都跟烧饼去健身房呢,没事的。”听着陶阳关心自己,郭麒麟心里暗暗的有些开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吧,阿陶。”

  听郭麒麟对自己打着保证,陶阳略放下心来,只是想到他这次减肥这么认真,心里又有了几分不好受。他之前问过郭麒麟为什么想要减肥,却被那人打着哈哈岔了过去,不肯告诉他真正的原因。这样他不免有了几分挫败感,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他总想找机会和这个他喜欢的干哥哥聊聊天,可人家却嫌弃他说话老气横秋,玩不到一起去。每回都是这样,明明是一起长大的两个人,只差一岁,却总有时看不透彼此。“大林,你到底为什么减肥啊?”

  “我……”见陶阳确实问的认真,郭麒麟也不想再用别的什么理由搪塞他,看了看对方的脸,又看了看手里难以下咽的青菜,郭麒麟暗自咬牙给自己下定了决心“等我瘦下来了我就告诉你,好不好,阿陶?”

  见郭麒麟一脸认真和坚持,陶阳只好点了下头,答应了“行,那就说定了。”

  结果那顿各藏心事的晚饭刚过去没几天,两人就分开到不同的地方演出去了。都各自有各自的忙法,等终于闲了下来时静心一算,竟然已经有了好几个月没正正经经的见上一面了。平时工作一忙起来也不觉得如何,现在一想起来倒是怎么也忘不掉了。两位小角儿便不约而同的选了个时间,想要见上一面。

  然而一见到郭麒麟倒让陶阳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几个月没见,小少爷已经彻底的瘦下来了,没了圆圆的双下巴,好看的下颚线条便露了出来,新剪的刘海柔顺的搭在额头前,看上去整个人都好看的不行。好像还白了不少,陶阳在心里悄悄地想。

  郭麒麟这边见陶阳没什么反应,也不说一句话,心里不免有点露怯,只好握紧拳头给自己打气“那个……阿陶,你还记得吗,之前我说过,等瘦下来的时候就告诉你我减肥的原因。”

  陶阳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声,心里却猛地一沉。别是郭麒麟真的喜欢上了哪个姑娘来向自己报喜讯了。

  “其实……其实就是我喜欢你。”郭麒麟咬了咬下唇,心一横,猛的闭上了眼睛说了出来。随后又软下了语气,轻轻的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呀阿陶。”

  我喜欢你。四个字轻飘飘的,又仿佛千斤重的砸到了陶阳的心上。就好像长久以来一直遥不可及的那件事物突然就唾手可得了,让人不可思议,走幸福的想要落泪。心里像被人戳了一下,咕嘟嘟的向外冒出了甜蜜的泡泡。

  郭麒麟等了一小会,没得到回应,心里就开始慌了,面上也白了几分。才想睁眼看一下陶阳,就被人迎面抱了上来“所以你是为了我才减肥的吗?”郭麒麟刚睁眼,还没反应过来,听见陶阳问,就呆呆的点了点头,软软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晃了几下,看上去乖的不行。

  陶阳的心软成了一汪水“其实无论你怎样,是胖还是瘦,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陶阳凑到郭麒麟的耳旁,呼出的阵阵热气打动了他的耳朵尖“一样的好看,一样的让我心动。”

  糟糕,老艺术家说起情话来让人根本招架不住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两个人紧紧抱住对方,都悄悄的勾起了嘴角。

  

【桃林】减肥(上)

  “我要开始减肥了。”郭麒麟坐在陶阳的对面,紧紧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开口宣布道。

  陶阳听后,把注意力从手中的书上收回,转而投到面前的人身上。减肥,算来这已经是他第六次从郭大小姐的口中听到这个词了。其实郭麒麟以前还在上学的时候并不胖,黑黑瘦瘦的,鼻梁上还架了一副眼镜,看着也挺清秀的。是打从退学说了相声,生活开始变得不规律了,晚睡晚起不爱运动不说,还隔三差五的就和后台的师兄弟们吃个夜宵加餐,这能不变胖才奇了怪呢。所以才不到一年的时间,郭麒麟就像个充了气的气球一样,“呼”的一下子鼓了起来,变成了和他爸爸一样的小黑胖子。

  可讲真心话,陶阳也没觉得小黑胖子有什么不好,不过是圆润了一些,该有的可爱在自己眼里半分也不曾少过,甚至他还觉得,这样也挺安心的。他这个干哥哥是个温柔心软而不自知的人,他会习惯性的照顾周围人的情绪,用宽和的心胸包容抚慰每一个人。就是这种春风流水的和煦当初给因童年经历而格外敏感没有安全感的陶阳注入了一束阳光,让他拥有了一段美好宝贵的回忆,让郭麒麟成为了他心里最重要的人。

  可郭麒麟并不是只对他一个人如此,温和的好脾气和清秀的长相,再加上优秀的成绩,让郭麒麟在学校里颇具人气。陶阳知道有女孩子追过郭麒麟,也知道郭麒麟之前有过几个小女朋友,虽然心里稍微有些在意,可自从退了学,来到了媲美少林寺的德云社,这种事也再没发生过了,所以陶阳也就没太多想,现在小少爷又突然在意起外表了,难不成是又有了喜欢的姑娘?

  “你怎么想起来要减肥了?”陶阳皱了皱眉,忍不住问。

  郭麒麟没想到陶阳会问自己原因,张了几下嘴,却没说出什么所以然来。为什么减肥呢,难道要我告诉你是因为你吗,郭麒麟在心里小小的叹了一口气。他和陶阳算的上是竹马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他亲眼看着这人从一个不及桌子号的肉丸子变成了今天的翩翩少年,心中的感情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变了点意思。和自己从前学校那些因为好玩而在一起的小女朋友不同,对着陶阳,他用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靠近半点就心跳个不停,像是病了一样。

  头几天在后台偷瞄着正在台上说相声的陶阳,他穿着一身黑色大褂,笔挺的现在那里,看上去阳春白雪,好看的不行。这从第一排的那几个姑娘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了,满眼的小爱心,简直要飞出来了,郭麒麟有些酸酸的暗想。可陶阳那么好,那么优秀,确实值得这么多的人喜欢,再看自己吧,相声说的一般,人还胖乎乎的,像个小皮球似的。换做自己是陶阳,应该也不会喜欢这样的郭麒麟吧。担心着心上人嫌弃自己的郭小少爷陷入了一种莫名的自我厌恶中。

  所以从那天起就有了想要减肥的想法,这就是我想减肥的真正原因,但是又怎么能告诉你呢。“我这不是怕影响到健康吗,郭老师有糖尿病,我也挺害怕的。再说了,减下来了能丰富一下面部表情,有利于在台上表演啊。”郭麒麟只好扯东扯西的胡诌到。

  “那行吧。”不过陶阳看上去也没多怀疑什么,只说到“不过你可得想好了,减肥了不轻松,你以前也失败过几次了,这回可要坚持住了。”

  郭麒麟忙用力的点了点头,一口答应了下来“放心吧,这次一定能成功的。况且还有你呢,你来监督我吧,好不好呀阿陶?”说罢,还拉住陶阳的手臂轻轻的摇了摇。

  “好,依你。”对于郭大小姐的撒娇向来没一点办法的陶老板只好应了下来。

【桃林】论重排大西厢可能性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戏吗?”陶阳打开微博,用手机编辑下了一行字,点了发送。没过一会,显示的评论便多了起来,点进去一看,倒是格外的统一,清一色的大西厢。

  大西厢。陶阳在心里默念了一声,开始回想起了以前的事。

  那时候是有一年的纲丝节,郭爸让他们两个考虑一下一起排一出相声剧。他们在一起合计了好久,才定下了这出大西厢。可定是定好了,留给他们的准备时间其实并不是很多,那几天可谓是忙的脚打后脑勺。直到踏上了台的前一秒,陶阳自己还没有什么要演戏的实感,只是这么多年的经验让身体本能的反应了出来,应该做什么动作唱什么戏。

  直到在台上演到了张生花园初见崔莺莺,看到郭麒麟的一瞬间,陶阳的心立马定了下来,才又觉得所有的感观都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大脑也重新开始了运作。

  “啊小姐,小生这厢有礼了。”上前一步拱手。

  看着面前的小姐未搭话,只矜持的略点了点头,陶阳心里暗自觉得好笑。他的这位干哥哥从前段时间便开始了他的第六次减肥尝试,这次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已经略见成效了,比以前的那个小黑胖子清秀了不少。只是身上虽然瘦了不少,脸上却瘦了慢了些,还有些软肉挂在脸侧。扮上戏妆,倒显得这崔莺莺也有些肉嘟嘟软乎乎的,少了几分大家闺秀的优雅,也添了几分说不出的可爱。“这小胖媳妇。”陶阳不由得在心里笑叹一句。

  “不是,你这一走走多长时间啊?”

  “少说了两年。”

  “多说呢?”

  “多说十二年。”

  “不行不行不行。”

  陶阳就这么面对面的近距离欣赏到了他干哥哥的撒娇,小圆脸的崔莺莺一边摇头跺脚一边撅起了小嘴,撒起娇来声音娇滴滴的让人酥到了骨子里。陶阳愣了一下,有些恍神,心想:要真有这样的一个莺莺和她的张生这样的撒娇,别说是让他不去进京赶考,便是要了他的性命,张生也一定心甘情愿的双手奉上吧。

  那次的大西厢结束之后好久,陶阳这位从小便开始唱戏的“老艺术家”都有些出不了戏。一看到郭麒麟的脸,便自动地想起了那位多情又痴情的崔小姐,想起了唱到十里亭夫妻分别时心里真真切切的不舍和难过。

  什么时候能再演一次大西厢?其实后来有好几次他们也想过要再排一次大西厢。只是总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未能实现,他也再未见到过郭麒麟莺莺的扮相。

  直到有一次,郭麒麟上了一档综艺节目,又重新扮上了一回旦角的妆容。那是的他已经彻底的瘦下来了,尖尖的小脸和上吊的眼梢看着一举一动皆是妩媚风情,惊艳四方,好看的不得了。几年不见,莺莺长大了一些,不知道张君瑞见到她又会是怎样的神魂颠倒。

  “你这得给你爸找多少女婿啊?”节目里做主持人的长辈调侃郭麒麟。陶阳在屏幕前想“有我一个就够了,我可是郭爸钦点的童养姑爷。”

  “我回来了阿陶。”大门被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随后客厅里传开了郭麒麟的声音。

  陶阳应了一声,放下了手机,起身迎了过去。

  重排大西厢?且等着吧,这么好看的崔小姐,我得藏起来自己一个人看。抱上郭麒麟的前一秒,陶·切开黑·老艺术家·阳如是想。

【桃林】一辈子

  两个大男人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呢?大概是宁静吧。郭麒麟想了想,这么告诉自己。

  没有腻腻歪歪的你情我爱烛光鲜花,更多的是两个人在一起平平淡淡过日子的柴米油盐,掺杂了许多烟火气,却也有了道不尽的心安。

  陶阳平日里就是一派老艺术家的性子,泡一壶茶,在书房里看戏本一看就能一整天。郭麒麟原本生活中也不是什么跳脱的人,跟陶阳待久了,也越发的稳了,所以经常两个人一起在书房各干各的事,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却一点不显尴尬,最亲密的人之间,流动的空气都是温馨的。

  郭麒麟有时会看着陶阳的侧脸发呆,看着看着那硬朗的线条在眼里就模糊了起来,渐渐的和小时候那个肉乎乎的京剧小神球重叠起来,而自己也变回了以前的那个小胖子。小神球会在上台前给小胖子仔细的系扣子,而小胖子会因为小神球的调门压过自己而不愿意搭理他。

  真快啊,我们都长大了。好在,这么多年我们都没有变。

  郭麒麟这两天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好多以前的事。还很小的时候,他就和陶阳认识了,那时的陶阳还没有父亲说相声时的桌子高,小肚子圆滚滚的,头顶还留了一撮毛,十足十的像个小肉丸子,好玩的紧。而且这肉丸子特别喜欢跟在自己的身后,一口一个“大林哥哥”的叫着,软乎乎的,还挺可爱。所以最起先,郭麒麟还是挺喜欢这个小尾巴的,也愿意跟他玩。

  可没想到,这小孩比自己还小一岁,却一身的老艺术家风范,一开口就是民国的哪位老先生如何如何,倒像是和自己的父亲能聊到一起去。彼时的郭麒麟还是个正上学的普通学生对于这些历史并不怎么感兴趣,所以渐渐的,便不怎么和陶阳玩了。

  有一次,自己正在和烧饼坐在电脑前热火朝天的打游戏,陶阳走过来拉住了自己的手“大林哥哥,你别玩了,你和我聊会天吧。”“我不,你说的那些我都听不懂,聊什么啊,我这正忙着呢,你自己玩会吧。”郭麒麟头也不抬的回道。

  “那晚上你和我睡一个屋好吗?”陶阳抿了抿嘴唇,又问。“我晚上要和小四烧饼一起睡,我们要多玩一会。”“哦。。。。。。”陶阳听后,没再说什么,闷闷的应了一声,就走了。郭麒麟当时也没当回事,继续的把注意力集中在电脑上。

  直到大半夜,郭麒麟他们才打够了游戏,打算睡觉了。郭麒麟要去自己原来的房间里把被子枕头抱出来。结果刚打开门,就听见从陶阳的床上传来小小的抽泣声。“你怎么了阿陶?”郭麒麟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走上前想掀开陶阳的被子。“没事。”结果陶阳深深地把头扎在被窝里,用略带鼻音的声音回了一句。

  这下郭麒麟心里更慌了,忙伸手用力把小孩拽了出来,问“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陶阳摇摇头,用力吸吸鼻子,抽抽搭搭的问道“大林哥哥,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玩?”

  听了陶阳的话,郭麒麟又生气又好笑,只比自己小一岁的人,平时上了台老成的不得了,怎么这会倒又像个丢了玩具的小孩子了。“你就为这事哭啊?”见他轻轻了点了下头,郭麒麟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你别哭了,我以后都只跟你玩好不好?”

  陶阳听了他的话,轻轻的“嗯”了一声,慢慢止住了抽泣。

  从此之后,郭麒麟也确实践行了他的承诺,无论认识了多少的人,经历过多少的事,陶阳都始终是他心里最重要的那一个。

  思及至此,郭麒麟伸手拉住了坐在自己对面看书的陶阳。

  我们就这样一辈子吧,真好。

  

执离《雨落》

  瑶光城外。
 
  ”王上当真要与我瑶光兵戎相见吗?”

   执明骑在马背上,远远的看着雨中一袭红衣的慕容离,不知道怎么的,便突然想起了慕容离当年还在天权当兰台令的时候。那时每每下雨,他也是如此,一身红衣,站在向煦台的窗边静静看雨,他有时会拿起萧吹上一曲执明听不懂却深感伤悲的曲子,还有时什么都不知,只默默地看着一滴滴雨落,眼里雾蒙蒙的,没有一丝情绪。执明当初什么都不懂,只满心喜欢他这幅超尘脱俗的谪仙之姿,只想每日都在昱照山后做个混吃等死的昏君,把天下的珍宝都奉到慕容离眼前,只为求得一笑。
 
  而慕容离呢,那时对自己也是很好的,虽然他那一星半点的温柔从来不曾在明面上表达出来,可执明心里就是知道。他虽会和太傅一样劝告自己勤勉多学习为君之道,却也会每天纵容的帮自己批阅累积的奏折。他会在自己的要求下露出有些勉强却十分好看的浅笑,会记得在出使别国后给自己带回当地有趣的小玩意,会安慰自己,说他记着自己给他的东西,对他的好。
 
  那段日子,真美好啊,美好的恍如隔世,让执明已经想不起来了当初慕容离泡的茶是什么样的味道。
 
  再然后呢,这世事就变了个样,也许是从威将军谋反开始,也许是从太傅仙逝开始,也许是从子煜的死开始......又或者,是从慕容离去往遖宿的那一天就开始了,天权也被迫卷入这分崩离析的乱世当中,曾经天权的兰台令已经成为了瑶光的一国之君,而原来最为混吃等死的王上,也慢慢知晓了角逐天下的乐趣,而自己和慕容离,也渐渐开始有了嫌疑。
 
  ”王上,这慕容离心里深沉又巧舌弹簧,且不可因一时犹豫,错失了大好时机啊!”骆珉见执明迟迟不肯下令发兵,担心他因慕容离心软,急忙上前劝诫。
 
  执明未回应,只在心里长长的叹出了一口气,翻身下马,一步步向慕容离走过去。
 
  ”王上......”慕容离看着执明轻唤一声。
 
  ”这么多年了,慕容国主真是一点也没变,还如本王在莫澜府上初见时那般清风霁月。”说罢,执明在慕容离身前站定,静静的看了他一会,然后突然伸出双臂,紧紧的环住慕容离清瘦的腰,”阿离......阿离......”执明深深唤了两声,把脸埋在了慕容离的颈窝,声音颤抖着开口道:”瑶光是你的家,我舍不得,可我心口疼,疼得难以忍受,所以,本王要回天权了。”
 
  执明放开怀里的人,回身走向天权大军,没有理会身旁骆珉急急忙忙的说了些什么,策马扬鞭按着来时的路返回。
 
  慕容离站在瑶光城门口,看着执明的背影慢慢变小,连带着浩浩荡荡的天权大军,都在视野里消失不见。他还是一动不动,任凭越下越大的雨顺着脸侧落下,打湿衣襟。
 
  ”王上......”方夜早已经从城墙上下来,见到这番情景,忍不住低声询问。”执明国主这是何意?”
 
  ”这一仗永远也不会打起来了。”慕容离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颈侧,这里已经被雨水淋的冰凉,可就在刚刚,它还是湿热的,仿佛一团火直接烧进了心里,烙在了骨里。是执明的眼泪。
 
  ”我和执明,也永远都回不去了。”

当朱粉头遇上他的爱豆黎(二)

    被大结局虐到,又屡次被葛格的黑明吹黎萌到,所以开了一个脑洞,当朱戬穿越成黑明,遇上了自己的理想型慕容黎,会发生怎么的故事呢?
    有戬黎全程高能,结局执离戬黎未定,慎入😭

------------------------

    穿越来的第一天,朱戬是抱着说不定一觉醒来就会穿回去的希望入睡的,结果第二天早上一睁开眼睛就希望落空了,依旧是这个陌生的时代,依旧是这个陌生的房间。

   “王上,该去早朝了。”名叫“小胖”的侍卫对自己说。

    算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朱戬这样安慰自己。

    结果便稀里糊涂的来到了朝堂上,又浑浑噩噩的听了半天众大臣们讨论国事。朱戬表示做一个君王还真不是一件美事,不,应该说做一个勤快的君王还真绝非易事,一场早朝下来,听的自己的头都大了,这些忠君爱国的臣子们也确实就像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麻雀,七嘴八舌的吵个不行。

    我怎么就没穿到一个混吃等死的君王身上呢,那多爽快啊。这执明王天天就不累吗?朱戬心想。

   “诶,小胖。”朱戬突然想到了什么,对身边的人说“那个慕容国主现在可还在驿馆里?”

   “并未听说慕容国主启程回瑶光,现在应该还在驿馆里。王上,您可要去见他?”小胖问到。

    那天执明应该就是和这“慕容国主”发生了些不愉快才借酒消愁的吧,好像还有什么“弥补”之类的,去见见他也许会知道点什么和执明有关的信息呢,朱戬点点头“去”。

    很快就到了驿馆,朱戬走到了这慕容国主的门前,并未想太多,直接就推门就去了。结果看清屋里人的一瞬间,朱戬一下就愣住了。眉眼如画的人正坐在铜镜旁梳理未束的三千青丝,红衣委地,染尽繁华,像是翩翩谪仙,不似人间俗客。这便是那位名曰"阿离"的画中仙,看到慕容黎的第一眼,朱戬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一见倾心的含义。

    "王上?"看到来人,慕容黎微微的吃了一惊"你怎么来了。"前天谈话后执明与他不欢而散,昨天又一天未曾露面,他以为执明生气了,不愿意见自己,本想一会便收拾一下启程回瑶光了,却不想他竟这时来了。

    原本来之前朱戬想了一肚子要问的话,也打算好好做出个国主的样子,结果只看了慕容黎一眼,就忘了个大半。只好磕磕巴巴的说到“那天,我......本王喝多了,忘记了你说的什么话了,要不,你......你再说一遍吧。”

    在执明面前慕容黎一向不疑有他,听了他支支吾吾的解释,也没多想,只当他是想通了,便道“近来发生了许多事情,王上与我之间误会颇深,如今天下只有瑶光与天权两国,太平无事,所以我希望,能弥补过去的亏欠。让两国亦或你我之间,都能永世交好。”

    “那......你想要如何弥补?”

    “找一个幽静之处,你我共处七日,可好?”慕容黎长发未束披散在身后,嘴角又轻轻勾起了浅浅的弧度,像是融了三月春水的双眸含笑望着朱戬,整个人看上去温柔美好。

    别说七日了,现在让我退位和你隐居山林都行。朱戬轻轻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暗自警告自己千万别在美色面前不顾形象。

   “好,就依你吧......阿离。”

    



当朱粉头遇上他的爱豆黎

    被大结局虐到,又屡次被葛格的黑明吹黎萌到,所以开了一个脑洞,当朱戬穿越成黑明,遇上了自己的理想型慕容黎,会发生怎么的故事呢?
    有戬黎全程高能,结局执离戬黎未定,慎入😭

------------------------
    嘶~好痛,脑袋好像要爆炸了。
    朱戬闭着眼睛按了按自己因宿醉而抽痛不已的太阳穴。
    "王上,您醒了?"伴着轻微的嗡鸣,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您终于醒了,这都快正午了,您昨天喝多了酒,今早便怎么都叫不醒了。"
    王上?什么王上?朱戬没把这声音当回事,待清醒了一会,才慢慢睁开眼睛。
    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玄色绣金丝暗纹的床帐,身边的被褥枕头也皆是相同的花色,看上去古香古色的,还挺好看。诶,怎么床边还有个人,是个一身古装打扮的男人,看上去倒是一点也不眼熟......
    我靠怎么是古装!他妈的逗我呢?穿越啊!朱戬突然反应了过来,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下就吓清醒了。
    朱戬本来是一个小老板,经营着一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火锅店,因为人长得挺帅性格又好,生意倒也称得上红火。又因为有着一颗颇为文艺的心,所以偶尔也会暂闭火锅店,出去旅旅游,再写一写小作文抒发感想。昨天刚旅游回来,所以找了几个好朋友一起出去吃个饭,一不小心喝多了,这就来了个"生活处处有惊喜"。
    "王上,您没事吧?"那个男人见朱戬的神色有些奇怪,便又恭恭敬敬的问了一句。
    冷静朱戬,冷静。朱戬在心里暗暗对
自己说。"无事。我....咳咳.....本王这是怎么了?"
    "王上,您不记得了?昨天您去驿馆见慕容国主,回来后怒气冲冲的,还和骆大人喝了好多酒,后来便醉了。"
    慕容国主?骆大人?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朱戬默默吐槽。"那本王昨天酒后可说了些什么?"
    "说了些什么......"男人仔细回想了一下,说道"王上好像说了些什么不可相信,无法弥补之类的话。"
    朱戬心想,估计这个王是想要借酒消愁啊,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是和那个慕容国主有关,还是和那个什么骆大人有关呢?"行,知道了,本王还有些头疼,想再休息一会,你先下去吧。"
    待那个男人走后,朱戬立马起身从床上下来,在房间里翻找起来,想找出些用的上的线索,既然来都来了,那起码要装得像一点,避免到时候在别人面前穿帮。
    找了半天,只找到一大堆批阅后的奏折和一个木质的大箱子。朱戬草草的看了几眼奏折,便放在了一边,他从小就练习书法,古体字倒也大多认得,只是不怎么感兴趣,不愿意多看,不过看起来这倒是个能干勤政的君王,还把奏折带到了寝宫里批阅了。
    比起奏折,这个木箱子倒是更吸引朱戬。他打开一看,发现这盒子里大多是些书信和画轴,被原主人仔细的一张张叠好,很是珍惜的样子。朱戬伸手拿起一页信看了起来,这信上的字体也相当好看,却和奏折上的不同,应该是旁人写给这位君王的。不过信上无非是些问候和劝慰的话,倒没什么奇特之处。
    朱戬感到有些失望,便放下了信,又拿起了旁边的画轴,漫不经心的打开看了一眼,却一下子被吸引了目光。那画中之人面色冷淡,却掩盖不住通身的谪仙之姿,身着红衣气质脱俗,像是位九天之上的出尘仙君。画卷的旁边是这君王的题字“相思入骨,念之若狂”。
    看来这仙君是君王的心上人啊,倒真是个妙人。朱戬拿着画卷,突然有些舍不得放手了。
    这么看来,旁边的这些信应该就是这画中人若写了,他叫什么来着?朱戬看看了信上的落款“阿离”。他在心中默默地念了念这个名字。
    阿离。